真共党务会纪要2018.11.13

  共赤社香港11月13日电 中国真共产党在13日举行2018年第37次例行党务会议。全文如下:

中国真共产党党务会会议纪要
〔2018〕37号

  2018年11月13日晚8点,在激昂的《国际歌》声中,中国真共产党例行党务会议在YY聊天室召开,应到14人,实到2人。出席会议的有中国真共产党党员叨菽同志、吾思毛同志。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中国真共产党主席周群同志、常务副主席(周群被控制后代理主席)宇红同志、代理主席李非同志、代理主席老踢同志,冯继争同志、刘馨宇同志、迷梦初醒同志、雷鸣听雨同志、付龙同志、钥匙同志、与私有制决裂同志、东东同志被假共反动派控制而缺席本次会议。中国真共产党预备党员、中革中央革命同志列席会议,中革中央论坛会员、游客旁听会议。与会者首先以献鲜花的形式向被十大家族反动派控制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周群同志以及其他革命同志表达最崇高的革命敬意!

  维权的问题,我们已经讲过多次了。中革中央对于维权的态度很明确:

  1、对于老百姓的维权,我们既不支持,也不反对。但我们要告诉他们,今天的中国是资本主义私有制,是资产阶级专政,所谓的法律也是资产阶级的法律,是为资产阶级服务的。维权就是向资产阶级政府乞求,维权就是被狼欺负了找老虎告状,维权就是与虎谋皮,不会有好结果的。中国人民唯一的出路就是起来革命:打倒假共!打倒十大家族!打倒资产阶级政府!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

  2、对于打着毛派左派的旗号、打着革命的旗号煽动、怂恿老百姓维权的假左,我们坚决予以揭露和批判。假左就是假共、十大家族、资产阶级政府豢养的一条狗,是专门打着毛派左派的旗号来破坏捣乱这场无产阶级大革命的。他们极具有欺骗性,他们欺骗老百姓说:中革中央不干实事,是口头革命派。而只有我们假左则在实干,我们一会儿反转,一会儿反小汉奸、卖国贼,一会儿反美,一会儿反腐败,尽管我们知道一个也不可能反掉,但我们实实在在是在干革命。

  近年来,假左打着革命的旗号,到处给那些维权的老百姓扇阴风点鬼火,给他们出“点子”,怂恿他们积极维权。很多维权的老百姓由于不懂革命理论,上当受骗,其结果不是被暴打,就是被精神病,甚至被刑拘、被判刑。这就更加重了他们的奴性,他们认为,维权的结果都这么惨,革命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

  其实,假左怂恿老百姓维权实际上是假左与假共、十大家族、资产阶级政府演的一场双簧,由假左出面怂恿老百姓维权,场面越大越好,最好像8964那样。届时,假共、十大家族、资产阶级又派垃圾、畜生混入维权队伍,以维权者的名义喊出“打倒共产党”等口号,此时,假共、十大家族、资产阶级政府一声令下,早已整装待命的军警又一次以镇压反革命暴乱为名疯狂屠杀维权者,制造又一次8964事件,将奴性再一次深深植入中国人民的骨髓,中国人民几十年又不敢造反了,更不敢革命了,他们的反动统治又可以延续几十年。

  最近,假左在网络上大肆炒作曾经的一名警察局副局长郑成月是如何帮助聂树斌的家人维权的,经过郑成月二十多年不懈的努力,聂树斌的冤情总算是昭雪了,然而郑成月和他的妻子却遭受了常人难以承受的磨难,郑成月本人被撤了职,停了工作和工资,现在身患重病,无钱医治;其妻子也被单位开除了,几次喝农药自杀;儿子三十多岁了还没结婚,并因此归咎于父亲,一直不认自己的父亲。

  在老百姓的眼里,郑成月是个好人。可在学习了革命理论的人看来,他是个糊涂虫。他迄今为止还不知道中国早已被倒退复辟资本主义私有制了,共产党早已被颠覆成了假共。迄今为止,他还以为现在中国的法律是人民制定的。郑成月还希望聂树斌的家属在他死后为其立碑,上书“人民警察爱人民”。他至今还不知道当今的警察只是维护假共、十大家族、资产阶级政府的反动统治的一个工具而已。

  假左之所以宣传郑成月,目的就是要让中国人民尤其是那些正在维权的老百姓不要造反,不要革命,要誓死维权到底,要相信假共和资产阶级政府,总有一天会给自己一个公道的。

  最后,会议在雄壮的《国际歌》声中胜利结束。

中国真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秘书处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十三日

真共党务会纪要2018.11.06

  共赤社香港11月7日电 中国真共产党在6日举行2018年第36次例行党务会议。全文如下:

中国真共产党党务会会议纪要
〔2018〕36号

  2018年11月6日晚8点,在激昂的《国际歌》声中,中国真共产党例行党务会议在YY聊天室召开,应到14人,实到2人。出席会议的有中国真共产党党员叨菽同志、吾思毛同志。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中国真共产党主席周群同志、常务副主席(周群被控制后代理主席)宇红同志、代理主席李非同志、代理主席老踢同志,冯继争同志、刘馨宇同志、迷梦初醒同志、雷鸣听雨同志、付龙同志、钥匙同志、与私有制决裂同志、东东同志被假共反动派控制而缺席本次会议。中国真共产党预备党员、中革中央革命同志列席会议,中革中央论坛会员、游客旁听会议。与会者首先以献鲜花的形式向被十大家族反动派控制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周群同志以及其他革命同志表达最崇高的革命敬意!

  现在非正常死亡的人很多,都是这个吃人的资本主义私有制造成的。

  对于这种说法,有些人会不认同。他们会说:如果你说那些被杀、自杀和因病无钱医治而亡的人是被资本主义制度害死的,我承认。但很多意外造成的死亡就与社会制度无关,比如重庆公交车坠桥导致15人死亡,就与社会制度没有关系。

  果真如此吗?下面我们就来剖析一下这个事件。

  首先,社会主义公有制社会里,公交公司是全民所有制的公有制企业,不会以盈利为目的,其存在的意义是为了满足人民出行的需要。司乘人员会受到良好的社会主义的道德教育,把为人民服务视为自己工作的宗旨。同样,乘客也受到社会主义道德的教育,也会理解公交司机工作的辛苦,即便司机工作有疏忽给自己带来不便,自己也会给予理解和原谅。这样,公交车司机与乘客的矛盾基本没有理由产生。

  其次,即使司机和乘客的矛盾已经产生,导致双方各执一词,争吵不休,车上的乘客也不会袖手旁观、置之不理,而是很快会有人站出来批评无理的一方,而且会得到众多乘客的附和,此时,无理的一方看见大家都批评自己就再也不好意思无理取闹了。这样就不会演变成一场无休止的吵闹,甚至打斗,公交车坠江的悲剧就不可能发生。

  而在资本主义私有制社会的今天又是怎样的呢?

  首先,公交公司是资本家私人的,公交公司存在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解决人民群众出行的需要,而是为了赚钱。人民群众出行的需要正好是资本家的一个商机,主次颠倒了。公交车司机是资本家的雇佣工人,是受剥削压迫者。由于收入微薄,家庭经济困难,有很多烦心事,时刻生活在焦虑状态,很容易发火,甚至会歇斯底里。公交车的乘客何尝不是如此?大家知道,今天乘坐公交车的绝大多数都是被剥削压迫到最底层的劳动人民(你看到哪个假共、资产阶级政府的高官坐公交车了?你看到哪个大资产阶级坐公交车了?),他们同样生活在焦虑当中,一旦与人产生矛盾,就容易火冒三丈,不顾一切。在这种情况下,司机与乘客产生矛盾是顺理成章的事。

  其次,在资本主义私有制社会里,无产阶级一盘散沙是资产阶级最希望看到的,这样最便于他们统治。为了达到这样邪恶的目的,他们会用“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来给老百姓洗脑,如果有人要帮助别人,资产阶级的法律就会判你入狱、并且赔的你倾家荡产,看谁还敢管“闲事”。四十多年来,资产阶级的目的达到了,现在街上倒了老人再也没人敢扶了。

  坠江公交车上的司机与那个女乘客产生矛盾后其他乘客的状况是可以想象的:有的是装作没看见,把头扭到一边看江景去了,有的闭目养神,还有的正在观摩他们的战斗,就像看一部惊心动魄的电影。然而,死亡正在逼近车上的每一个人,没有一个人可以逃脱。

  十亿中国人民现在就坐在一条大船上(就像100多年前的泰坦尼克号,当然比它大千万倍),十大家族把持着方向盘,正向冰山上撞去。我们先觉醒的一部分人正在竭尽全力地唤醒同船的人们,只有大家一起来,夺过十大家族的方向盘,把大船驶向正确的航道,才能避免船毁人亡的惨祸发生。如果中国人民都像重庆坠江客车上的乘客那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那么大灾难一来,没有人可以幸免。

  最后,会议在雄壮的《国际歌》声中胜利结束。

中国真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秘书处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