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共党务会纪要2018.10.16

  共赤社香港10月16日电 中国真共产党在16日举行2018年第33次例行党务会议。全文如下:

中国真共产党党务会会议纪要
〔2018〕33号

  2018年10月16日晚8点,在激昂的《国际歌》声中,中国真共产党例行党务会议在YY聊天室召开,应到14人,实到2人。出席会议的有中国真共产党党员叨菽同志、吾思毛同志。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中国真共产党主席周群同志、常务副主席(周群被控制后代理主席)宇红同志、代理主席李非同志、代理主席老踢同志,冯继争同志、刘馨宇同志、迷梦初醒同志、雷鸣听雨同志、付龙同志、钥匙同志、与私有制决裂同志、东东同志被假共反动派控制而缺席本次会议。中国真共产党预备党员、中革中央革命同志列席会议,中革中央论坛会员、游客旁听会议。与会者首先以献鲜花的形式向被十大家族反动派控制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周群同志以及其他革命同志表达最崇高的革命敬意!

  拥毛不是一句空话,而应该有其本质内涵。真正拥毛者,应该是拥护社会主义公有制,反对资本主义私有制。因为毛主席一生主要做的就是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所以判定是否拥毛的标准是毛主席一生的追求所决定的。

  众所周知,今天的中国早已是资本主义私有制,而且是被掠夺型的资本主义私有制。在今天的中国,拥毛就必须反对资产阶级政府,反对今天的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反对一切维护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反动势力,反对将社会主义公有制倒退复辟为资本主义私有制的罪魁祸首——以邓江胡习为首的资产阶级十大家族。

  而中革中央就是这样一些真正拥毛的人民群众自发组织起来的无产阶级革命组织。他们不愿意被十大家族为首的资产阶级的剥削压迫,他们要推翻假共、十大家族、资产阶级政府的反动统治,他们要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他们要宣传发动与自己一样受剥削压迫的中国人民一道起来革命。中革中央是全中国不愿意被剥削压迫的人民的革命组织,每一个不愿意被剥削压迫的中国人民都可以而且应该加入这个革命组织。

  然而今天有个奇怪的现象,一些号称热爱毛主席的人,专门与中革中央作对,对中革中央横挑鼻子竖挑眼,指责中革中央这也不是,那也不好。中革中央不是不可能犯错,也不是不可以批评。但是批评者首先应该表明自己的立场和追求,如果你也是要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的,那么,我们会认真对待你的批评,正确的批评我们接受并改正,错误的批评我们会耐心解释。当然,我们会提醒你:你也应该加入中革中央,和我们一道把这场革命搞好。如果你是维护今天的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则我们把你当垃圾、畜生对待,把你的批评和指责视为放屁!视为反革命言行!有的批评者以老百姓自居,我们是不会认同的。因为老百姓是没有政治诉求的。政治领域只有革命的和反革命的,没有中间派一说的,也没有不懂和被骗之说的。

  最后,会议在雄壮的《国际歌》声中胜利结束。

中国真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秘书处
二〇一八年十月十六日

真共党务会纪要2018.10.09

  共赤社香港10月10日电 中国真共产党在9日举行2018年第32次例行党务会议。全文如下:

中国真共产党党务会会议纪要
〔2018〕32号

  2018年10月09日晚8点,在激昂的《国际歌》声中,中国真共产党例行党务会议在YY聊天室召开,应到14人,实到1人。出席会议的有中国真共产党党员吾思毛同志。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中国真共产党主席周群同志、常务副主席(周群被控制后代理主席)宇红同志、代理主席李非同志、代理主席老踢同志,冯继争同志、刘馨宇同志、迷梦初醒同志、雷鸣听雨同志、付龙同志、钥匙同志、与私有制决裂同志、东东同志被假共反动派控制而缺席本次会议,叨菽同志今天刚重获自由,未参加本次党务会。中国真共产党预备党员、中革中央革命同志列席会议,中革中央论坛会员、游客旁听会议。与会者首先以献鲜花的形式向被十大家族反动派控制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周群同志以及其他革命同志表达最崇高的革命敬意!

  首先,吾思毛同志向大会报告了一个特大喜讯:中国真共产党党员叨菽同志被反动派控制八个多月后于今天凯旋而归!

  中革中央是中国唯一的无产阶级革命组织。这个组织是由先觉醒的中国人民自发的组建的。其目前的使命就是宣传发动中国人民起来革命:打倒假共!打倒以邓江胡习为首的十大家族!打倒资产阶级政府!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

  由此可见,中革中央不是少数几个人的组织,更不是某个人的私人组织,而是所有不喜欢剥削、压迫的中国人民的革命组织。每一个不喜欢剥削、压迫且有革命意愿的中国人民都可以加入其中,也应该加入其中。

  要评价中革中央,首先就要表明你是否拥护其纲领,即:打倒扶持资产阶级专政体制的资产阶级政府,消灭骑在中国人民头上剥削压迫、作威作福的十大家族,颠覆资本主义国家资产阶级政权,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如果拥护中革中央的纲领,就应该加入进来,和我们一道革命。至于中革中央的每一个同志,都可能有缺点和错误,我们欢迎用摆事实、讲道理的方法对其进行批评和帮助。现在的反动派很邪恶,对于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阵营,他们无法正面打压,除了欺骗一些不懂政治的小警察悄悄地控制我们的革命者以制造白色恐怖之外,他们还往往采取一些卑劣的、下三滥的手段进行破坏、捣乱,例如,他们会收买一些垃圾、人渣装扮成人民群众,专门来中革中央以各种手段破坏、捣乱。例如,这些畜生混入中革中央的群之后,专门找人私聊,挑拨离间;装扮成女性色诱革命者;打着学习革命理论的幌子就一个问题问上100遍,无论你怎样耐心解释,然后还是装作没搞懂,哪位同志稍微流露出不耐烦,它就开始攻击,激怒你,进而破口大骂。

  反动派之所以这么做,其目的就是想分化瓦解中革中央,让不明就里的老百姓对中革中央产生误解,不敢靠近中革中央,以达到他们破坏捣乱这场中国人民翻身解放的大革命的罪恶目的。中国人民一定要擦亮眼睛,千万不要上当受骗,而要学会识别并揭露这种反革命。

  最后,会议在雄壮的《国际歌》声中胜利结束。

中国真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秘书处
二〇一八年十月九日

真共党务会纪要2018.09.25

  共赤社香港9月25日电 中国真共产党在25日举行2018年第31次例行党务会议。全文如下:

中国真共产党党务会会议纪要
〔2018〕31号

  2018年09月25日晚8点,在激昂的《国际歌》声中,中国真共产党例行党务会议在YY聊天室召开,应到14人,实到1人。出席会议的有中国真共产党党员吾思毛同志。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中国真共产党主席周群同志、常务副主席(周群被控制后代理主席)宇红同志、代理主席李非同志、代理主席老踢同志,冯继争同志、刘馨宇同志、迷梦初醒同志、雷鸣听雨同志、付龙同志、钥匙同志、与私有制决裂同志、东东同志、叨菽同志被假共反动派控制而缺席本次会议,中国真共产党预备党员、中革中央革命同志列席会议,中革中央论坛会员、游客旁听会议。与会者首先以献鲜花的形式向被十大家族反动派控制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周群同志以及其他革命同志表达最崇高的革命敬意!

  1、首先通报一下刘亚(贵州无产阶级)同志被反动军警抓捕的情况。2018年9月12日,刘亚同志因为宣传发动中国人民起来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被江苏省常熟市服装城派出所传唤,然后刘亚同志被反动军警押解到户籍所在地贵州安顺看守所。这是又一起严重的反革命事件。中革中央早就在《军警三选一》一文中指出了摆在军警面前有三条路可走:第一条,站在中国人民的立场上来,支持和参与无产阶级革命,和中国人民一道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这是一条光明大道;第二条,不参与政治,与无产阶级革命组织中革中央井水不犯河水,这是一条明哲保身之道,在资本主义私有制社会的今天,反动派也不能拿你怎么样,在将来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社会里,也不会被中国人民清算。第三条,听从当今反动当局的指使,破坏捣乱这场中国人民翻身解放的大革命。这是一条死路,不仅是个人的死路,也是你家族的死路。因为,中国人民这次是吃二遍苦,受二茬罪,极其冤枉。中国人民翻身解放后,一定会对破坏捣乱这场革命的反革命实施家族式的血债血偿、清算加惩罚。这不是封建社会的灭九族,而是人民群众的儿子因为被剥削压迫致死了的,就到反革命分子家里取其儿子的性命,人民群众的女儿因为剥削压迫致死了的,就到反革命分子家里取其女儿的性命,依此类推。这是典型的一命抵一命。如果按照这种方式,中国人民这四十多年被剥削压迫致死的人都从反革命家里找到相应关系而抵命,此时,如果反革命家里还有人活着,决不再杀。

  这个问题留待党务会之后大家讨论。

  2、在资本主义中国的今天,判断一个人是不是毛派、左派和是不是在干革命的唯一标准是:是不是在公开地、旗帜鲜明地宣传发动中国人民起来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如果是,则这个人就是毛派、左派,就是在干革命;如果不是,则这个人就不是毛派、左派,也没有在干革命。

  此话一出,假左们会立马跳出来攻击说:不对,毛主席早在1939年就说过:革命的或不革命的或反革命的知识分子的最后的分界,看其是否愿意并且实行和工农群众相结合。一些教条主义者也会随之附和,认为我们给出的判定革命的标准不符合毛主席的话,肯定是错误的。

   其实,假左并不是教条主义者,他们知道我们给出的判断是否革命的标准是正确的,只是他们的本质是反动的,是反革命的,故意要让中国人民认识不到真理,接触不到真理,就是要搅混水,故意以教条主义者的身份来与真理对抗,误导人民群众,让中国人民找不到正确的目标和方向。

  革命导师在指导革命的过程中要讲无数的话,且这些讲话绝大部分是针对当时革命的环境、条件而讲的,如果革命的环境、条件发生了重大变化,其中的一些话就不一定适用了。前面毛主席的讲话是针对知识分子而言的,不是对所有人适用的,而且是针对当时的环境、条件下已经投入革命阵营的知识分子的。比如,判断一个本身就是工农的人是革命的或是不革命的或是反革命的就不能说看他是否愿意并且实行和工农群众相结合吧。再如,今天有知识分子与农民实行“三同”(即同吃、同住、同劳动),你就说他是革命的,恐怕说不过去吧。几年前薄熙来就在重庆搞过这些骗人的把戏,至今还有一些傻子没醒。

  又如,毛主席在1927年“八七”会议上根据当时国民党反动派叛变革命,到处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这一具体的环境、条件提出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英明论断,为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指明了前进的方向。但是,在资本主义中国的今天,在由社会主义倒退复辟资本主义的今天,在经历了毛主席领导的那场革命后的今天,在经历了27年社会主义尤其是经历了三年文革的今天,中国人民再次革命是不是也要首先抓枪杆子与仍然打着共产党和社会主义旗号的反动派搞武装斗争呢?这个问题党务会做过专题讲解,平常也多次在频道里讲过,这里就不赘述了。

  所以,环境、条件发生变化后,革命的方式、策略要跟着变化,革命的理论也需要相应地发展,这些都不是固定不变的,如果一切照搬前人的做法,就会给革命造成巨大的损失,甚至导致革命失败。

  最后,会议在雄壮的《国际歌》声中胜利结束。

中国真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秘书处
二〇一八年九月二十五日

真共党务会纪要2018.09.04

  共赤社香港9月4日电 中国真共产党在4日举行2018年第30次例行党务会议。全文如下:

中国真共产党党务会会议纪要
〔2018〕30号

  2018年09月04日晚8点,在激昂的《国际歌》声中,中国真共产党例行党务会议在YY聊天室召开,应到14人,实到1人。出席会议的有中国真共产党党员吾思毛同志。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中国真共产党主席周群同志、常务副主席(周群被控制后代理主席)宇红同志、代理主席李非同志、代理主席老踢同志,冯继争同志、刘馨宇同志、迷梦初醒同志、雷鸣听雨同志、付龙同志、钥匙同志、与私有制决裂同志、东东同志、叨菽同志被假共反动派控制而缺席本次会议,中国真共产党预备党员、中革中央革命同志列席会议,中革中央论坛会员、游客旁听会议。与会者首先以献鲜花的形式向被十大家族反动派控制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周群同志以及其他革命同志表达最崇高的革命敬意!

  中革中央一直明确告诉中国人民:1976年10月6日,以邓小平为首的走资派怂恿傻瓜、野心家华国锋发动了反革命军事政变,抓捕了无产阶级革命阵营的四个无产阶级革命家——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使得无产阶级革命阵营群龙无首,瞬间坍塌。随后,走资派将已毫无利用价值的华国锋一伙一脚踢下政治舞台,打着“改革开放”的幌子,打着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旗号,推翻社会主义公有制,倒退复辟了资本主义私有制。

  因此,1976年10月6日是一个分水岭,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分水岭,是真假共产党的分水岭。这之前是真共产党和真社会主义,这之后是假共产党和假社会主义,即资产阶级政党和资本主义私有制。

  走资派篡党夺权上台以后,为了欺骗中国人民,不让中国人民造他们的反,他们死死抱住马列毛主义、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旗帜不放。他们为了欺骗中国人民,让中国人民误以为他们的所谓“改革开放”是在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基础上的完善和发展,他们极力污蔑、造谣、诋毁马列毛主义、共产党和社会主义。以至于很多老百姓至今还误以为现在的中国还是共产党在领导,还是社会主义。

  当然,知道中国现在是资本主义的人已不在少数。问题是有多少人知道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根本区别?仅仅知道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这两个名词是远远不够的,更重要的是要搞清楚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内涵,搞清楚两者的本质区别。社会主义实行的是生产资料公有制,没有任何私人霸占生产资料,也就没有任何人可以凭借生产资料剥削、压迫他人。资本主义就是少数几个大家族霸占整个国家主要的生产资料,并凭借这些生产资料剥削、压迫全国人民。今天的中国,就是以邓江胡习为首的十大家族侵吞、霸占了中国人民以前共同拥有的生产资料,剥削压迫全中国人民。这是铁的事实。

  现在大部分老百姓对中国的现状不满,甚至仇恨。但大多数老百姓没搞清楚这个社会的邪恶以及自己的苦难是怎么来的。在假左的忽悠下,很多老百姓以为不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也能消灭今天中国社会的一切丑恶和邪恶,自己也能过上幸福生活。

  就好比地上有一堆粪便,苍蝇在上面横飞,人们自然讨厌苍蝇,这时有人就告诉你用苍蝇拍去拍打苍蝇,然而却怎么也打不完,甚至越打越多。而我们告诉你,把这堆粪便铲掉,然后把地面冲洗干净,自然就没有苍蝇了。你会采取哪种方法呢?如此简单的道理,我们相信中国人民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

  我们明确地告诉中国人民,假左是以邓江胡习为首的十大家族的豢养的一条维稳狗,他们打着毛派、左派的旗号,就是忽悠中国人民不要革命,不要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就是要让中国人民世世代代做资产阶级的奴隶。中国人民一定不要再上假左的当了!资本主义私有制就是一切丑恶和邪恶的温床,不铲除这个温床,所有丑恶和邪恶不仅不能消灭,而且还会越来越盛行,中国人民的苦难还会进一步加深。

  最后,会议在雄壮的《国际歌》声中胜利结束。

中国真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秘书处
二〇一八年九月四日

真共党务会纪要2018.08.28

  共赤社香港8月28日电 中国真共产党在28日举行2018年第29次例行党务会议。全文如下:

中国真共产党党务会会议纪要
〔2018〕29号

  2018年08月28日晚8点,在激昂的《国际歌》声中,中国真共产党例行党务会议在YY聊天室召开,应到14人,实到1人。出席会议的有中国真共产党党员吾思毛同志。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中国真共产党主席周群同志、常务副主席(周群被控制后代理主席)宇红同志、代理主席李非同志、代理主席老踢同志,冯继争同志、刘馨宇同志、迷梦初醒同志、雷鸣听雨同志、付龙同志、钥匙同志、与私有制决裂同志、东东同志、叨菽同志被假共反动派控制而缺席本次会议,中国真共产党预备党员、中革中央革命同志列席会议,中革中央论坛会员、游客旁听会议。与会者首先以献鲜花的形式向被十大家族反动派控制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周群同志以及其他革命同志表达最崇高的革命敬意!

  马列毛主义是干什么的?是在资本主义私有制社会里指导如何维权的吗?不是!是在资本主义私有制社会里指导如何罢工的吗?不是!还是在资本主义私有制社会里指导如何反腐的呢?也不是!马列毛主义是无产阶级革命的指导思想,是关于无产阶级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直至实现共产主义的无产阶级革命学说。

  在资本主义今天的中国,不宣传发动中国人民起来革命,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就绝对不是无产阶级革命者,绝对不是什么毛派、左派。也就是说,在资本主义今天的中国,维权、反腐、罢工、反转基因、反环境污染、反所谓小汉奸卖国贼等等,都不是无产阶级革命。如果打着革命的旗号,打着毛派、左派的旗号干这些事,那他一定是假左,他做的是反革命的事情。

  假左是十大家族反动派豢养的一条狗,他们深知中国人民懂革命理论的人不多,也有很多人教条主义思想相当严重,他们领着十大家族的狗粮,专门打着毛派、左派的旗号忽悠中国人民,目的就是不让中国人民想到中国今天的一切邪恶的、丑恶的东西,都是十大家族打着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旗号营造的资本主义私有制造成的,不让中国人民想到要想过上幸福的生活,就必须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

  假左的欺骗性极大,因为他们打着毛派、左派的旗号,他们口口声声关心人民群众疾苦,他们自我标榜在干革命的实事,他们甚至引经据典的说,毛主席当年也领导过工人罢工,因此我们现在也要给人民群众一些好处和实惠,让人民群众跟我们走。你问他让人民群众跟你们走到哪里去?去干什么?这时他们就成了聋子,成了哑巴。因为假左就是从来不说革命目标的畜生。很多不懂革命理论的老百姓上当受骗,跟着假左瞎起哄。

  中革中央早就明确指出,这次革命的环境、条件跟毛主席领导的那场革命相比,发生的极大的变化,不能也不需要照搬毛主席那场革命的方式、方法。由于毛主席给中国人民留下了极其丰厚的政治遗产,以至于十大家族倒退复辟资本主义四十多年了,他们也脱不了衣,摘不了帽。实际上十大家族就是一撮小骗子。这场革命实际上就是真假马列毛主义的较量、斗争。马列毛主义是照妖镜,无产阶级革命阵营和革命者的任务就是举起这面照妖镜对着十大家族照,让中国人民看清楚他们丑恶的、狰狞的面目,让中国人民尽快觉醒,让中国人民去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也就是周群同志说的,中国人民自己打江山,自己坐江山。除此之外,中国人民没有第二条活路可走。

  最后,会议在雄壮的《国际歌》声中胜利结束。

中国真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秘书处
二〇一八年八月二十八日

真共党务会纪要2018.08.14

  共赤社香港8月15日电 中国真共产党在14日举行2018年第28次例行党务会议。全文如下:

中国真共产党党务会会议纪要
〔2018〕28号

  2018年08月14日晚8点,在激昂的《国际歌》声中,中国真共产党例行党务会议在YY聊天室召开,应到14人,实到1人。出席会议的有中国真共产党党员吾思毛同志。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中国真共产党主席周群同志、常务副主席(周群被控制后代理主席)宇红同志、代理主席李非同志、代理主席老踢同志,冯继争同志、刘馨宇同志、迷梦初醒同志、雷鸣听雨同志、付龙同志、钥匙同志、与私有制决裂同志、东东同志、叨菽同志被假共反动派控制而缺席本次会议,中国真共产党预备党员、中革中央革命同志列席会议,中革中央论坛会员、游客旁听会议。与会者首先以献鲜花的形式向被十大家族反动派控制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周群同志以及其他革命同志表达最崇高的革命敬意!

  学习无产阶级革理论,就要学会运用革命理论去观察、分析和处理一切事物。

  “得民心者得天下”这句话在几千年的封建社会是有其积极意义的。多少农民起义领袖在推翻了腐朽没落的封建王朝之后,建立了新的王朝,并出台了一系列让农民休养生息的政策,可谓获取了民心,暂时巩固了新的王朝。然而,由于封建王朝始终是代表地主阶级的利益的,随着朝廷腐败的加剧和地主阶级对农民剥削压迫的加重,新一轮的农民起义又揭竿而起,推翻旧王朝建立新王朝的剧幕再一次拉开,血型周期律的另一个循环开始了,如此周而复始。

  然而,无产阶级革命是要消灭私有制的。天下,乃人民的天下,任何个人和小团体都不可得,也不能得。有人说共产党曾经得过天下,这种说法是错误的。共产党是干什么的?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它是要领导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解放全人类的,共产党除了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利益以外,没有自己额外的利益。所以,为了个人利益而加入共产党的绝对是投机分子,搞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绝对是假共产党。

  所以,这次革命之初,周群同志就提出了人民打江山,人民坐江山。我们中革和真共党从来就没有把自己摆在救世主的位置,我们的同志仅是先觉醒的人民群众,我们的任务只有两个:一是努力学习马列毛主义、周群思想,提高自己的三高;二宣传发动中国人民起来革命,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在这场革命中,我们只能起到表率和引领的作用,而不可能去解救中国人民。只有假左才会把自己摆在救世主的地位,他们甚至要在不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的情况下解决中国人民的苦难,要么是痴人说梦,要么是别有用心。

  最后,会议在雄壮的《国际歌》声中胜利结束。

中国真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秘书处
二〇一八年八月十四日

真共党务会纪要2018.07.31

  共赤社香港7月31日电 中国真共产党在31日举行2018年第27次例行党务会议。全文如下:

中国真共产党党务会会议纪要
〔2018〕27号

  2018年07月31日晚8点,在激昂的《国际歌》声中,中国真共产党例行党务会议在YY聊天室召开,应到14人,实到1人。出席会议的有中国真共产党党员吾思毛同志。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中国真共产党主席周群同志、常务副主席(周群被控制后代理主席)宇红同志、代理主席李非同志、代理主席老踢同志,冯继争同志、刘馨宇同志、迷梦初醒同志、雷鸣听雨同志、付龙同志、钥匙同志、与私有制决裂同志、东东同志、叨菽同志被假共反动派控制而缺席本次会议,中国真共产党预备党员、中革中央革命同志列席会议,中革中央论坛会员、游客旁听会议。与会者首先以献鲜花的形式向被十大家族反动派控制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周群同志以及其他革命同志表达最崇高的革命敬意!

  1976年10月6日以前,中国是社会主义公有制国家,整个国家的生产资料归人民所有,没有任何私人霸占生产资料,也就没有人可以凭借生产资料剥削、压迫他人。中国人民为了自己的幸福生活而生产、劳动、工作着,人民拥有住房、医疗、教育、就业和养老五大福利,而且这些福利的水平越来越高,人民的生活就像芝麻开花节节高。

  然而毛主席逝世后不到一个月,以邓小平为首的走资派利用傻瓜、野心家华国锋于1976年10月6日发动了反革命军事政变,抓捕了坚定走社会主义公有制路线的四个无产阶级革命家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社会主义公有制瞬间坍塌,被走资派倒退复辟成了资本主义私有制,当年的走资派头领打着“改革开放”的幌子,将中国人民的生产资料掠夺一空,成为富可敌国的资产阶级大富豪家族,中国人民从此失去了生产资料,当然也就失去了五大福利,要活着就不得不给资产阶级打工,受其剥削、压迫。

  为了残害中国人民,十大家族还搞出了在社会主义公有制时期早已绝迹的黑社会、娼妓、毒品。由于失去了生产资料,中国人民不得不为了一点生活资料而互相残杀,父杀子,子杀父、兄弟姊妹自相残杀,左邻右舍稍有不合就杀人,甚至灭门事件也时有发生。各种各样惨绝人寰的事件每天都在发生。

  中国今天社会的黑暗和邪恶,人神共愤。

  中革中央、中国真共产党高举马列毛主义的大旗,多年来如一日,公开宣传发动所有不愿意被剥削、压迫的中国人民起来革命,打倒假共!打倒以邓江胡习为首的十大家族!打倒资产阶级政府!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人民当家做主的社会主义公有制!

  这次革命的目标直指假共、十大家族、资产阶级政府,直指整个国家的资本主义私有制制度。然而假左为了破坏捣乱这场革命,维护其主子的统治,绞尽脑汁地攻击中革中央和中国真共产党。指责我们没有去帮助工人维权,没有去反腐等等。

  我们一再强调,在资本主义中国的今天,维权绝不是革命,反腐也不是革命。如果打着毛派、左派的旗号,打着革命的旗号维权、反腐,不仅不是革命的行为,相反是反革命的行为。不是在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的一切言行都不是革命。这要从中国是从社会主义公有制倒退复辟为资本主义私有制这一点去理解,决不能再上假左的当。

  最后,会议在雄壮的《国际歌》声中胜利结束。

中国真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秘书处
二〇一八年七月三十一日

真共党务会纪要2018.07.24

  共赤社香港7月24日电 中国真共产党在24日举行2018年第26次例行党务会议。全文如下:

中国真共产党党务会会议纪要
〔2018〕26号

  2018年07月24日晚8点,在激昂的《国际歌》声中,中国真共产党例行党务会议在YY聊天室召开,应到14人,实到1人。出席会议的有中国真共产党党员吾思毛同志。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中国真共产党主席周群同志、常务副主席(周群被控制后代理主席)宇红同志、代理主席李非同志、代理主席老踢同志,冯继争同志、刘馨宇同志、迷梦初醒同志、雷鸣听雨同志、付龙同志、钥匙同志、与私有制决裂同志、东东同志、叨菽同志被假共反动派控制而缺席本次会议,中国真共产党预备党员、中革中央革命同志列席会议,中革中央论坛会员、游客旁听会议。与会者首先以献鲜花的形式向被十大家族反动派控制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周群同志以及其他革命同志表达最崇高的革命敬意!

  今天上午吾思毛因在网上宣传革命理论,又一次教育赤化了当地的国保、警察。

  国保声称他们的上司发现吾思毛同志在QQ群转发了黄金山同志在当地河滩的岩石上雕刻的宣传视频“中革中央打倒假共、十大家族资产阶级政府!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以及“中国共产党早在1976年10月6日就已亡党,现在台上的是假共产党,资产阶级政党,法西斯党!”宣传语。上级派他们来找吾思毛同志落实此事并做相关的笔录。吾思毛同志借此机会又一次教育赤化了当地的国保、警察,并起到较好的效果。

  最后,会议在雄壮的《国际歌》声中胜利结束。

中国真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秘书处
二〇一八年七月二十四日

真共党务会纪要2018.07.17

  共赤社香港7月18日电 中国真共产党在17日举行2018年第25次例行党务会议。全文如下:

中国真共产党党务会会议纪要
〔2018〕25号

  2018年07月17日晚8点,在激昂的《国际歌》声中,中国真共产党例行党务会议在YY聊天室召开,应到14人,实到1人。出席会议的有中国真共产党党员吾思毛同志。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中国真共产党主席周群同志、常务副主席(周群被控制后代理主席)宇红同志、代理主席李非同志、代理主席老踢同志,冯继争同志、刘馨宇同志、迷梦初醒同志、雷鸣听雨同志、付龙同志、钥匙同志、与私有制决裂同志、东东同志、叨菽同志被假共反动派控制而缺席本次会议,中国真共产党预备党员、中革中央革命同志列席会议,中革中央论坛会员、游客旁听会议。与会者首先以献鲜花的形式向被十大家族反动派控制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周群同志以及其他革命同志表达最崇高的革命敬意!

  马克思主义以前的一切关于人类社会及其发展本质的理论都是剥削阶级给被剥削阶级灌的迷魂药,都是无法解释人类社会的,都是故意歪曲人类社会及其发展本质的,其目的就是不要让人们认识到人类社会及其发展的本质,永远不知道自己在被别人剥削、压迫,让人们在被剥削压迫的同时也自我感觉良好,或者即便是自己贫困潦倒甚至家破人亡,也认为是自己没本事或者运气不好。只有这样,被剥削阶级就不会反抗更不会革命,剥削阶级则可高枕无忧了。

  1848年《共产党宣言》的发表标志着马克思主义的诞生。马克思主义揭示了人类历史发展的规律,并着重揭示了资产阶级剥削压迫无产阶级的秘密就在于资产阶级霸占了生产资料。

  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有两条:一是,人类可以活在没有剥削压迫的社会环境里;二是,无产阶级要想不被剥削压迫,唯有起来革命,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直至共产主义。

  马克思主义告诉我们:所谓人类的文明史实际上就是阶级斗争的历史,自从阶级产生以来,阶级斗争从来就没有停止过,阶级斗争推动着人类历史向前发展。那些在阶级社会里忽悠建立和谐社会的人肯定是剥削阶级或其代言人,其目的就是迷惑被剥削阶级安分守己,不要造反,不要革命,不要惊扰剥削阶级的美梦。

  只有马列毛主义、周群思想才正确解释了人类社会及其发展的本质,只有用马列毛主义、周群思想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才能看懂人类社会及其发展的本质。

  学习马列毛主义,首先就要搞清楚马列毛主义的精髓,只有抓住其精髓,才不至于学偏,才不至于错误到打着红旗反红旗。然而现在很多人被假左欺骗,他们口口声声拥护马列毛主义,捍卫马列毛主义,在资本主义今天的中国,他们却从不宣传发动中国人民起来革命,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相反地,他们打着捍卫马列毛主义的旗帜,捍卫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旗帜,却干着维护假共、十大家族、资产阶级政府的反动统治,维护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勾当。

  无论反动派如何负隅顽抗,中国人民迟早是要革命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必然最终取代资本主义私有制,这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

  最后,会议在雄壮的《国际歌》声中胜利结束。

中国真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秘书处
二〇一八年七月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