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共党务会纪要2018.09.25

  共赤社香港9月25日电 中国真共产党在25日举行2018年第31次例行党务会议。全文如下:

中国真共产党党务会会议纪要
〔2018〕31号

  2018年09月25日晚8点,在激昂的《国际歌》声中,中国真共产党例行党务会议在YY聊天室召开,应到14人,实到1人。出席会议的有中国真共产党党员吾思毛同志。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中国真共产党主席周群同志、常务副主席(周群被控制后代理主席)宇红同志、代理主席李非同志、代理主席老踢同志,冯继争同志、刘馨宇同志、迷梦初醒同志、雷鸣听雨同志、付龙同志、钥匙同志、与私有制决裂同志、东东同志、叨菽同志被假共反动派控制而缺席本次会议,中国真共产党预备党员、中革中央革命同志列席会议,中革中央论坛会员、游客旁听会议。与会者首先以献鲜花的形式向被十大家族反动派控制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周群同志以及其他革命同志表达最崇高的革命敬意!

  1、首先通报一下刘亚(贵州无产阶级)同志被反动军警抓捕的情况。2018年9月12日,刘亚同志因为宣传发动中国人民起来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被江苏省常熟市服装城派出所传唤,然后刘亚同志被反动军警押解到户籍所在地贵州安顺看守所。这是又一起严重的反革命事件。中革中央早就在《军警三选一》一文中指出了摆在军警面前有三条路可走:第一条,站在中国人民的立场上来,支持和参与无产阶级革命,和中国人民一道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这是一条光明大道;第二条,不参与政治,与无产阶级革命组织中革中央井水不犯河水,这是一条明哲保身之道,在资本主义私有制社会的今天,反动派也不能拿你怎么样,在将来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社会里,也不会被中国人民清算。第三条,听从当今反动当局的指使,破坏捣乱这场中国人民翻身解放的大革命。这是一条死路,不仅是个人的死路,也是你家族的死路。因为,中国人民这次是吃二遍苦,受二茬罪,极其冤枉。中国人民翻身解放后,一定会对破坏捣乱这场革命的反革命实施家族式的血债血偿、清算加惩罚。这不是封建社会的灭九族,而是人民群众的儿子因为被剥削压迫致死了的,就到反革命分子家里取其儿子的性命,人民群众的女儿因为剥削压迫致死了的,就到反革命分子家里取其女儿的性命,依此类推。这是典型的一命抵一命。如果按照这种方式,中国人民这四十多年被剥削压迫致死的人都从反革命家里找到相应关系而抵命,此时,如果反革命家里还有人活着,决不再杀。

  这个问题留待党务会之后大家讨论。

  2、在资本主义中国的今天,判断一个人是不是毛派、左派和是不是在干革命的唯一标准是:是不是在公开地、旗帜鲜明地宣传发动中国人民起来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如果是,则这个人就是毛派、左派,就是在干革命;如果不是,则这个人就不是毛派、左派,也没有在干革命。

  此话一出,假左们会立马跳出来攻击说:不对,毛主席早在1939年就说过:革命的或不革命的或反革命的知识分子的最后的分界,看其是否愿意并且实行和工农群众相结合。一些教条主义者也会随之附和,认为我们给出的判定革命的标准不符合毛主席的话,肯定是错误的。

   其实,假左并不是教条主义者,他们知道我们给出的判断是否革命的标准是正确的,只是他们的本质是反动的,是反革命的,故意要让中国人民认识不到真理,接触不到真理,就是要搅混水,故意以教条主义者的身份来与真理对抗,误导人民群众,让中国人民找不到正确的目标和方向。

  革命导师在指导革命的过程中要讲无数的话,且这些讲话绝大部分是针对当时革命的环境、条件而讲的,如果革命的环境、条件发生了重大变化,其中的一些话就不一定适用了。前面毛主席的讲话是针对知识分子而言的,不是对所有人适用的,而且是针对当时的环境、条件下已经投入革命阵营的知识分子的。比如,判断一个本身就是工农的人是革命的或是不革命的或是反革命的就不能说看他是否愿意并且实行和工农群众相结合吧。再如,今天有知识分子与农民实行“三同”(即同吃、同住、同劳动),你就说他是革命的,恐怕说不过去吧。几年前薄熙来就在重庆搞过这些骗人的把戏,至今还有一些傻子没醒。

  又如,毛主席在1927年“八七”会议上根据当时国民党反动派叛变革命,到处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这一具体的环境、条件提出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英明论断,为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指明了前进的方向。但是,在资本主义中国的今天,在由社会主义倒退复辟资本主义的今天,在经历了毛主席领导的那场革命后的今天,在经历了27年社会主义尤其是经历了三年文革的今天,中国人民再次革命是不是也要首先抓枪杆子与仍然打着共产党和社会主义旗号的反动派搞武装斗争呢?这个问题党务会做过专题讲解,平常也多次在频道里讲过,这里就不赘述了。

  所以,环境、条件发生变化后,革命的方式、策略要跟着变化,革命的理论也需要相应地发展,这些都不是固定不变的,如果一切照搬前人的做法,就会给革命造成巨大的损失,甚至导致革命失败。

  最后,会议在雄壮的《国际歌》声中胜利结束。

中国真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秘书处
二〇一八年九月二十五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